(揭秘)西西里登陆之盖拉激战:舰炮的陆战

摘要: 在盟军于二战中实施的诸多登陆战中,发生在1943年7月的西西里登陆似乎全程波澜不惊,登陆部队顺理成章地取得了

10-29 17:54 首页 环球军事

在盟军于二战中实施的诸多登陆战中,发生在19437月的西西里登陆似乎全程波澜不惊,登陆部队顺理成章地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其实这并非全部真相,至少在一处名叫盖拉的小城,交战双方曾进行激烈拉锯,若非盟军的军舰及时以优势炮火施以援手,此地的战事进程或难预料。

 


新型突击部队

盟军的西西里登陆是以两路部队同时并进,上岸后展开钳形攻势。其一是英军第8集团军的4个步兵师和1个旅,在西西里东南海岸登陆;其二是美军第7集团军的3个步兵师和1个预备队装甲师在西海岸登陆。

此战中,美军投入了一种新型的突击部队:游骑兵。美国的游骑兵部队成立于1942年初,是以英国突击队为样版打造的。投入西西里的游骑兵由32岁的西点军校毕业生达尔比中校指挥,包括第134营,其中2个主攻营的任务是夺取位于美军登陆区域中心的沿海小城盖拉。

负责攻坚的第1营和第4营组成X特遣队,配属到第1步兵师序列中,在该师主登陆场的西面上岸。达尔比自己带领第1营负责夺取盖拉西区,穆雷少校的第4营进攻盖拉东区。两个游骑兵营(各有6个连)将分多波次登陆,第1营第1波是CDEF连抢滩,第2波的AB连干掉海岸炮台,第4营第1波是ABC连,第2波是DEF连。

游骑兵部队还得到第83迫击炮营的3个连支援。这些炮队配备106毫米口径迫击炮,能够发射高爆弹或烟雾弹,第83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射毒气弹和烟雾弹,因而早就得名“化学迫击炮营”,而他们还将在意大利的战事中得名“游骑兵的专属炮队”。

从地势上看,盖拉地区的海岸逐渐延伸入海,因此在许多地方,登陆部队将不得不跋涉相当一段距离,冒着敌人的炮火一路前行。不过根据航拍照片显示,当地海滩上停泊着一些渔船,这表明守军应该没有布设地雷。


1943630日,X特遣队在阿尔及尔集结,为登陆战做最后的准备。到了79日晚上,登陆舰队离开北非港区,不过随后就遭到猛烈的风暴袭击,人们开始担心登陆计划可能无法如期实施。不过此后恶劣的天气便逐渐减弱,西西里登陆随即打响。

游骑兵所搭乘的登陆艇开始向岸边进发,达尔比中校发出简短的指令:“跟我来!”随着盟军的攻击波越来越接近海滩,战斗开始了。海岸线上的意大利守军打开探照灯,在其照射下的脆弱的登陆艇很容易成为岸炮的目标,好在美国军舰反应迅速,几轮炮击下来就“打瞎”了这些探照灯。不过失掉照明的意大利人仍然向海面倾泻着火力。按照西西里守军总司令阿尔弗雷多·古佐尼将军的指示,守军还摧毁了盖拉附近的码头栈道等,爆炸声此起彼伏。这时,部分游骑兵开始从登陆艇跳入水里,他们觉得已经非常接近海岸,可以泅水而过。但是水还很深,第1E连的萨加塔少尉和16名士兵因此丢掉了性命。第39工兵团第1B连的1艘登陆艇则被岸炮打出1个洞,在几分钟内沉没,好在除1人外,另外工兵都被附近的登陆艇救起。

两个游骑兵营在10日凌晨335分之后相继抵岸,士兵们一冲上海滩就触发了多处地雷—原来航拍照片显示的那些渔船实际上早就是无用的残骸。第1D连损失惨重,所有军官非死即伤。

 


海陆联手打坦克

冲过滩头的游骑兵开始进军盖拉,第4营的A连和B连冲得最快,开始和城内守军展开逐屋战斗。莱尔上尉统一指挥着这两个连,他告诉游骑兵们,“如果想要活到明天,今天就得向你们看到的所有东西开枪。”

一队意大利士兵在盖拉中心广场附近的一座大教堂里设立了火力点,正挡在第4营的前进方向上,双方展开了猛烈交火,意大利人表现出了难得的顽强,几乎全部战死在祭坛周围。在战斗中,莱尔无法召唤他身后的迫击炮部队上前支援,因为无线电设备已经在登陆的混乱中沉到海里了。

这座大教堂成了美军在西西里占领的第1座主要建筑物。接着,游骑兵又攻下了一处炮兵阵地,在那里缴获了377毫米火炮,有几名游骑兵之前当过炮兵,他们立即调转炮口向意军开炮。与此同时,第1营也在一处校舍中建立了指挥部,在肃清校园的过程中还抓了50名意军俘虏。

到上午8时,盖拉已经完全掌握在美国人手中。两个游骑兵营都开始向城郊推进,寻求和其侧翼第1步兵师的会合。工兵们用铁丝网做了一个临时战俘营,那里很快就“客满”了。美国人别无选择,只得让其中一些意大利人留在铁丝网之外。这一点倒没有什么不妥,因为被俘的意大利人既不想制造麻烦,也不想逃跑,他们似乎很满足于吃美军的口粮。

游骑兵如期夺取了盖拉,最初的抵抗剧烈,但此后进展得比预想的顺利。不过在上午的晚些时候,意大利步兵和装甲部队已经朝盖拉而来,位置较远的德军部队也开始行动起来了。最早的一支意军反击部队来自盖拉东北12千米的尼谢米,步兵们还得到32辆轻型坦克的增援。这时,盟军的军舰站了出来。当意军在公路上朝盖拉推进时,博伊斯号轻巡洋舰的15152毫米火炮猛烈开火,这相当1155毫米榴弹炮营的舰炮火力,令许多装甲轻薄的雷诺坦克都被击毁。

舰炮洗劫后,还有20辆意大利坦克继续朝盖拉前进,但这批剩下的坦克现在更加脆弱,因为意大利步兵被盟军火力阻止而无法上前。这些坦克进入了第1师的防区,美国步兵们用手里的巴祖卡火箭筒开火,又击毁多辆,其余的终于向北撤退。

之后第2批意军出现,这次包括24辆雷诺坦克,结果又有超过一半被舰炮火力击毁,成为在公路上燃烧的残骸。得以驶向盖拉的只剩10辆坦克,其中4辆停留在城外的树林里,另外6辆则终于开进城内。

一场游骑兵对坦克的特殊战斗打响了,有的人爬上屋顶,朝坦克扔手榴弹和炸药包;有的人藏身小巷中或者石头墙后,用为数不多的火箭筒对付意大利坦克。有1辆雷诺坦克直逼中心广场,达尔比中校坐着吉普车赶过去,用架在吉普车上的机枪开火扫射,可即使是雷诺R35的轻薄装甲,毕竟也能有效抵御机枪子弹。

达尔比赶回登陆场寻找支援,他找到了137毫米反坦克炮组,炮手表示他们丢了密封弹药箱的钥匙,达尔比挥起工兵斧一下子劈开了它。这门宝贵的反坦克炮被吉普车拖回了盖拉,炮手们的前两发炮弹打偏,第3发终于击毁了停在中心广场的意大利坦克。

一些工兵也加入了反坦克战,贝克尔中尉用巴祖卡火箭筒和手雷集中打击1辆坦克的履带,直到它完全动弹不得。接着贝克尔故伎重施,又成功打掉了第2辆。这样一来,剩余的坦克车组终于无心再战,纷纷退出了城区。在城外的树林边,游骑兵也用迫击炮逼退了那4辆坦克。

 


“戈林”装甲师上阵

到了10日下午,意军又发起了一次反击。有几辆坦克冲向了第4营的阵地,莱尔上尉下令上午缴获的377毫米意大利火炮加入战斗。一名游骑兵大胆藏身到坦克前进的方向上,为炮击发出弹着修正指令。游骑兵客串的炮手一番瞄准,结果第1发炮弹就打到了这个“观察哨”附近,在那名观察者的大声咒骂中,炮手们迅速抬高了他们的炮口,成功发炮击退了坦克。

令美国人吃惊的是,他们的炮火也导致了一个以前未被发现的意大利步兵连的撤退,这些敌人一直很好地隐藏在农舍周围。炮火之下,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便随着坦克逃离。此战意味着盖拉争夺战暂告一段落。

一名工兵军官汉森上尉一直忙于带人清理海滩上的地雷。一批坦克就等在附近的登陆舰上,因为雷区的存在而无法上岸。汉森的探雷设备不知所踪,他别无选择,只能带着部下用刺刀慢慢排雷。好在他摸索了一阵之后总结出了敌人布雷的间隔规律,而意大利人果然在整片雷区里都没有改变过样式。

当工兵们在清理海滩和卸载设备时,游骑兵们在盖拉城内准备迎接新的反击。地面战场呈现出异样的安静,但是威胁接着在空中到来。一队德国飞机来袭,集中攻击了正在登陆场附近水域执行反潜巡航的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1枚炸弹在该舰右舷舰尾爆炸,破坏了整个尾部。另一艘军舰上的目击者写道:“一次巨大的爆炸染红了天际……接着是比刚才那次更加震耳欲聋的爆炸。”两分钟后,马多克斯号便宣告沉没。

德国空军不断实施针对登陆场的空袭,但是盖拉仍然没有异动,不过谁都无法预料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美军对再次遭遇敌军反击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到了711640分,第1师第26团突然受到了十几辆德军坦克的攻击,更多的德国部队正从东面朝着盖拉来,精锐的“戈林”装甲师终于上阵了。

在第26团的战地上,绰号“泰德”的第1师副师长罗斯福准将就在现场,他是著名的“大棒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儿子。在他的注视下,2辆德国IV号坦克高速穿越开阔地,向多处美军火力点开炮,其余坦克则在后面徐进掩护。

罗斯福紧急要求师部提供支援,特别是派坦克来,但这一请求无法实现。面对德国坦克冲击的美军步兵逐渐被击退,罗斯福则在防线上来回走动,手里不断挥舞着他那条拐杖鼓舞士气,并高喊道,“看哪,他们根本打不中我!”

很快,在盖拉东面的第16团的第3营也受到了德军攻击,来者中包括40辆坦克。经过激烈的战斗,德国人把第16团击退到盖拉东侧的115号沿海公路一带。战至1010分,德国坦克已经出现在连接着盖拉和尼谢米的十字路口附近。第16团的反坦克连只配备了过时的37毫米反坦克炮,而且已经在战斗中损失了2/31030分,许多步兵开始逃离阵地,那时仍然没有任何美国坦克出现。

尽管取得了明显的成功,德国人也有自己的问题。预计配合坦克作战的1个掷弹兵团选择了错误的开进方向,结果未能与坦克形成合力。有数辆可怕的虎式重型坦克亦投入交战,不过当它们沿着公路抛锚后,却没有能够移动它们的回收车辆。另一个问题是德军与意大利军队的联络完全中断,其实意军已经出动“里窝那”师从西北面向盖拉攻击前进,而“戈林”师则完全不知道这一情况。

 


两天打出3766发炮弹

“里窝那”师杀到了盖拉西北郊,雷诺坦克进至离城区只有1千米的地方,达尔比中校和游骑兵奋起阻击,迫击炮连也尽全力开火。战斗中,达尔比身后突然来了个大人物,他就是第7集团军司令巴顿将军。巴顿一上火线便立即展现出自己的独特作风,他先是让一名游骑兵挺直腰杆好好射击,然后告诉达尔比:“杀死每一个……混蛋!”

上午11时,盖拉东面的形势十分危急。“戈林”师步步紧逼,现在德国大炮和坦克已经可以打到海滩和盖拉,滩头上的盟军海军人员也紧急配发步枪以应对不测。紧要关头,海军再一次站了出来。

在准确的炮击引导下,多艘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密集发炮,很快有14辆德国坦克被击毁,德军从东面攻入盖拉的企图落空了。在海军火力的支援下,第16团接到命令“不得后退一步”,许多此前被孤立的小分队鼓起勇气各自战斗,而团属反坦克部队只剩下2门反坦克炮尚能使用。及至中午时分,第1师的重武器单位终于从拥挤的海滩赶到,迅速投入炮击。

更令美军步兵振奋的是,他们一直期待的谢尔曼坦克也终于现身,这迅速增加了第16团对抗德国人的火力和信心。在谢尔曼坦克身后是几个炮兵营,其中一个155毫米榴弹炮连开始以直瞄射击的方式打击试图接近的德国坦克。

2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亦持续开火,有1艘巡洋舰如此接近海岸,以致于水兵们必须时刻查对深度表,以确保本舰不致于搁浅。现在,海军的炮弹大都装上了定时引信,可以在目标头顶发生致命的空中爆炸,“戈林”师的士兵和装备被大量杀伤。

又有十几辆德国坦克沦为残骸。美国士兵可以听到被困在燃烧的坦克里的车组们发出的尖叫声。1316分,德军投入了此前充当预备队的一批坦克,在美军步兵召唤下,驱逐舰巴特勒号立即连发48发炮弹以为回应,此举立即令德军受到重创。

14时,“戈林”师的师长保罗·康拉特不得不叫停了进攻,他事后承认自己是被盟军的军舰打败的。德军坦克和步兵在美军的炮击中退却了,这时这个精锐的装甲师已经损失了近一半的坦克力量。

此战的第2天也即712日,完全在盖拉站稳脚跟的盟军开始向西西里纵深推进,德意军队此后仍做了几次反击尝试,但规模和力度都已无法和前两天相提并论,也就更不可能获得什么战果了。

10日和11日的两天时间里,实施对地支援的数艘盟军军舰一共向盖拉地区打出了3766发炮弹,在压制敌军反击的战斗中可谓居功至伟。此战让盟军地面部队一直轻视舰炮支援的观点发生了剧变,也为后来的萨勒诺登陆、安齐奥登陆和诺曼底登陆做出了成功的预演。

本文经《军事文摘》授权转载 2017年7月刊  

责任编辑:张传良


首页 - 环球军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