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37师师史(9)

摘要: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37师师史(9)第三章 进军关外 为解决东北而战(1947.9-1948.11)第四节

10-31 09:18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

第137师师史(9)


第三章 

进军关外 为解决东北而战

(1947.9-1948.11)


第四节 参加辽沈战役 锦州四竖红旗


         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一日,我师奉纵队命令以隐蔽、迅速、突然的动作直插锦州、义县之间,与友军共同扫清锦州外围之敌,尔后攻打锦州。辽沈战役的序幕拉开了。部队以演习为名,向指定地区疾驰猛进。当日黄昏行至大凌河东岸时,才逐渐传达了战斗任务。经18小时一百三十里的急行军,九月二十七日七时进抵余积屯、七里河地区,阻击锦州增援义县之敌。敌在遭我阻击后,被迫在锦州北薛家屯、葛文碑一带就地防御。

        九月二十四日,东总令我师以“夜摸渗透”战法,切断敌暂二十二师退路,尔后协同八纵在葛文碑、薛家屯歼灭该敌。纵队令我师在二十五师左翼,由大茂堡进入战斗,以一个团围歼葛文碑之敌,师主力团围歼薛家屯之敌。

        当日夜,全师部队以迅猛动作向指定位置疾进。七十六团在开进中,于石家屯歼灭守敌一个连。到达指定位置后,发现葛文碑之敌已经撤至薛家屯,该团即刻冲过敌封锁线直插薛家屯以东至东南的十二里屯、李相屯一线,切断敌东逃之路。七十七团也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七十八团插至大屯、二屯间时,遭到敌三个骑兵连的夹击。该团令二营掩护,团主力继续向指定位置前进,于二十五日拂晓插到薛家屯以南公路间。至此,我师胜利地完成了包围薛家屯的任务。

        二十五日十时半,被围困在薛家屯的敌二十二师两个团、九十三军骑兵团,曾先后四次向南突围,均被我七十八团击退。正当此时,八纵赶到。十四时,敌在我师主力和八纵的夹击下,以骑兵在前、步兵在后的羊群战术,沿锦义公路拼命南突。这时,在大屯、二屯担任正面阻击的七十八团一、三营承受了很大压力。七十八团指战员人人英勇杀敌,干部身先士卒。副团长秦治国边指挥边端起冲锋枪向敌射击;副主任段景瑞带伤指挥战斗;七连排长吴景贵、李学峰等一气投出60多枚手榴弹,杀伤了大量敌人;八连战士李金来同志用冲锋枪一气毙敌32名。敌被打的晕头转向、瞎碰乱撞,战斗异常激烈。三营伤亡较大,但他们愈战愈勇,决心与敌血战到底。战至下午四时,在七十六团、七十七团和八纵的协同下,敌大部被歼。只有200余骑逃到马亮山地区,遂被友军歼灭。我共毙敌676人,俘敌1364名,缴获大量武器装备。

        锦北战斗后,锦州之敌完全陷入我军包围之中。东总决定:以六个步兵纵队和一个炮兵纵队参加攻锦作战。我师在纵队编成内,光荣地受领了锦州攻坚任务。全体指战员欢欣鼓舞,战斗情绪空前高涨,纷纷表示要在战斗中为人民立功,为集体求荣。

        锦州是连接华北、东北的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城东西长、南北窄,城南有天然屏障罕王山,山城之间的间隙地是一块小平原。女儿河、小凌河自西向东在此交汇。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亲率十万之众,依据城周围和市区构筑的大量坚固工事,固守待援。

        锦北战斗后,我师奉命插至锦南。十月九日八时,锦南外围战斗开始。七十八团迅速占领老爷庙以东四个高地;七十七团也连续夺取了敌人几处据点,占领了敌之第一道防线。当日黄昏,七十七团由慕家窝棚、七十八团由大岭,以夜摸渗透战法,向罕王山敌人主阵地进攻。激战一夜,连续攻占了敌之12个山头,歼灭敌七十九师、五十四师各一部,残敌龟缩城里。至此,基本上肃清了女儿河南岸之敌。

        为了减少部队在运动中的伤亡,缩短接敌距离,使突击团隐蔽通过城南开阔地带与小凌河,根据上级指示,师于十一日组织了七个多营的兵力挖交通壕。指战员们一边战斗,一边挖壕,苦战两昼夜,克服了工具、器材不足和敌火下近迫作业的困难,终于完成了任务。

        十三日晚,担任突击任务的七十六团进入了离城壕仅150米的冲击出发阵地。

        十四日十时十五分总攻开始。经五分钟的炮火急袭,敌部分工事和火力点被摧毁,七十六团五连乘我炮火即将延伸之际,立刻发起冲击,涉过水深及腹的小凌河,不到十分钟,就接近了突破口。五连四班长赵洪泉冲在最前面,他边冲边喊着:“同志们,冲过封锁线,抢占突破口”,第一个冲上城头,用手榴弹炸死了附近的敌人。紧接着,共产党员朱万林乘机登上城垣,首先在突破口上竖起了红旗。刹时,敌人的火力疯狂地向红旗袭来,朱万林同志中弹牺牲。此时,身负重伤的赵洪泉同志又将红旗竖起。但旗杆被炸断,赵洪泉英勇牺牲。红旗是战士们的生命,是胜利的象征。一排长刘金勇奋勇向前,将红旗高高举起,并喊到:“同志们,冲啊!”突然,敌人的子弹打中了他的双腿和腹部。战士李玉明接过排长手中的红旗,在硝烟弹雨中,第四次将火红的战旗竖在锦州城头。五连三分钟内四竖红旗,尔后与第二梯队四、六连连续打退敌人的多次反扑,巩固了突破口,保证了后续部队向纵深发展。

        十二时,师主力突入城内,勇猛穿插、分割迂回包围,与敌展开激烈的巷战。十四时,七十六团占领了老爷庙、牡丹街南端,向敌六兵团司令部发动进攻。十九时,进至敌兵团司令部南侧受阻。七十八团急插至敌兵团司令部东侧,配合七十六团向敌攻击。七十七团由善和街、龙江街猛插。二十一时,在双庙歼敌千余人。尔后,继续沿民主街、吉野街向北发展。至二十二时,切断了敌刘兵团司令部的退路,包围了铁路局之敌,与友军会歼了该敌。二十四时,七十六团、七十八团与友军对敌兵团司令部和陆军医院达成合围。敌人凭借坚固工事进行顽抗,师遂令七十八团攻击医院大楼后侧,配合二营正面攻击。该团连续炸毁九个地堡、十二道铁丝网和九栋楼房,占领了医院大楼。十五日三时,我向敌兵团司令部发起攻击。激战一小时后,七十六团、七十八团与兄弟部队一齐攻入敌兵团司令部,全歼守敌。尔后,我军即转入肃清残敌的战斗,于十五日十六时,全城遂告解放。

        锦州攻坚,历时31个小时。我师共歼敌5085名,缴获轻重机枪198挺、长短枪2482支,各种火炮89门,以及大量弹药、物资,并击落敌机一架。

        战后,七十六团、七十八团受到纵队的通令嘉奖。七十六团五连被授予“锦州战斗尖刀连”。

        之后,七十七团担任锦州卫戍任务,为恢复市容、维护城市秩序做出了突出贡献,受到纵队通报表扬。

        正当我军发动锦州战役之时,敌廖耀湘兵团被我十纵阻于黑山、大虎山地区。攻克锦州后,东总电令攻锦州部队迅速挥师北上,围歼廖兵团。

        二十一日,我师随纵队北上。二十四日进入北镇地区。此时,我军已将敌军重重包围,正在最后围歼。我师进至大虎山时,七十六团一营俘获溃散的敌七十一军军长向凤武等。

        二十六日,东总令九纵南下营口,切断沈阳敌人南逃之路,并拖住敌五十二军,待七、八纵队赶到再行围歼。我师为纵队预备队,由大虎山南下,经台安于海清湾东渡辽河,直插营口。此时,我师已连续行军六昼夜,但在东北全境即将解放的胜利形势鼓舞下,全师指战员忍受饥饿与疲劳、冒着大雨,昼夜兼程。大部分同志双脚打满血泡,有的晕倒在路边。但他们为了胜利,咬紧牙关,克服困难,勇往直前。

        共产党员和战斗骨干利用各种方法进行宣传鼓动工作,活跃部队情绪,从而加速了行军速度。当时,每天行军140多里,最后一昼夜奔袭230里,终于在三十一日插至营口南侧,辽河东岸。因敌情发生变化,纵队令我师按指定位置待命。十一月二日,我师进入市区,扫荡残敌,十时,战斗结束。

        至此,辽沈战役胜利结束,东北全境宣告解放。

        六日,我师奉命进驻海城牛庄地区休整。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五日,遵照中央军委命令,九纵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六军;我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三七师,师长肖全夫,政委李振声。所属七十六、七十七、七十八团,依次改称为四O九、四一O、四一一团。

*    *    *    *

        我师出关作战一年零两个月,参加大小战斗数十次,大量地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缴获了许多武器装备和物资,部队的装备得到了改善。同时,锻炼了部队的战斗作风,提高了打运动战、攻坚战的能力。(待续)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