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老战士刘海波:《我的人生历程》(十六)

摘要: 刘海波 阿姨刘海波简介:刘海波曾用名张国维,原名岳瑞兰,1923年出生,唐山市人。193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

10-29 17:14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刘海波 阿姨


刘海波简介:刘海波曾用名张国维,原名岳瑞兰,1923年出生,唐山市人。193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学文化。1936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村、区、县妇女主任,抗日“报国队”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六军留守处副处长,江苏省司法厅人事处副处长,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院长,沈阳市第一商业局副局长、局纪委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情报研究所副所长、党委副书记。参加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和支援抗美援朝前线的后勤保障工作,是冀东地区早期革命者之一。她的革命事迹和对敌斗争故事,多次被《中国老年报》、《辽宁老年报》、《晚晴报》、《下一代》报刊报道。《土八路吓跑日伪军》一文被编入《人生难忘一瞬间》大型书籍。还有多篇文章被编入《冀东烽火》一书。


(十六)


    路南地道  震慑敌人



        我在路南工作期间,在我家夏庄子附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我们支部委员吴志正和几个同事,负责动员召集适龄青年参加八路军。别看吴志正个子不高,却很机灵,能说会道,善于联系群众。他通过一段深入细致的工作,动员七八个当地青年参加了八路军。

        我对年轻的支部委员吴晓亭说:“你当班长,把他们送到部队就赶紧回来,家里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呢。” 可是一到部队,首长发现吴晓亭很机灵,是块好料,就把他留下当了八路军。在一次和日本鬼子战斗中,除吴晓亭外,其余新参军的战士都牺牲了。村支部书记吴志宽说:“一下子牺牲了这么多年轻人,我们如何向他们的家人交代呀!”这是在我调走之前发生的。

        1944年那会儿,冀热边特委一元化领导部队。李运昌任司令员、李中权任政委,部队下设三个团,八个区队,路南地委书记丁振军兼一区队政委。后来,在杨家铺突围时,被日军独立第八旅团二千七百多人包围。当时特委只有少数警卫部队,情况相当严重。为掩护首长机关突围,丁振军率一区队四连连夜赶到李庄子,与几十倍于我的敌人展开了激战,担任警卫任务的大部分同志,都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只有排长吴晓亭与少数人冲出了敌人包围。

后来,我详细了解了杨家铺战斗的经过。

        1944年10月12日,冀特边特委、地委、县委在皈依寨召开三级干部扩大会议,各县县委书记、县长、区委书记、区长都参加了,主要是贯彻部署中央指示精神。会议进行中,各路侦查员汇报:遵化地区有日军几百人在铁厂周围扫荡,东边的杨店子敌人据点也增加了五六百日伪军;南边的丰润县城和榛子镇据点,都新增加了部队。面对敌情突变和如此严峻形势,10月16日会议一结束,李运昌、李中权便率军分区直属机关向东转移。周文彬率特委和行署机关七百多人向南转移。半夜队伍到达杨家铺,安排卫生部和各县干部住在那里。周文彬带领特委机关住在李庄子。丁振军率领的一区队四连住在夏庄子。遵照王少奇部长的指示,大家只洗了洗脚便都穿着衣服睡在了老乡炕上。天刚擦亮,一些人起来到外边一看,浓雾弥漫,正想进屋再睡一会就听见枪声。住在李庄子的郭亚亭排长集合战士准备出操,放哨的战士气喘吁吁地跑到村里,向排长报告说:“排长,村南不远发现了日本鬼子。” 排长随即率领机枪班向哨兵指引的方向奔去,没一会工夫就与鬼子接上火了,就这样战斗在夏庄子南打响了。

        战斗异常激烈,周文斌彬让其他部队也顶上去,吴晓亭带领警卫排前来增援。队伍向东急撤,姚庄方向的枪声响个不停,东边王官营方向也响起了枪声。大队人马又向东撤,到北沟还没等冲上马蹄山,鬼子已从东边和北边抢占了上头。下了沟又转向毡帽山,此时遵化、左家坞的来敌已占据制高点。我大部分人员已被压在马蹄山下的西沟里。这时候一个战士汗流浃背地跑下山坡,向几位首长汇报说:“现在队伍四面受敌,必须撤往前面山头。” 周文彬点点头说:“告诉连长,在干部没有出去之前,第二个小山头必须守住。” 随后丁振军带领一个班也冲了上去,他叫战士们卧倒,在观察敌情时被子弹打中牺牲。

        周文彬、吕光手持望远镜一看,除东山路全被封死了,只能顺着沟向李庄子方向冲击。战士们从清晨一直打到下午,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浴血奋战。最后把文件和多余的物品都烧了,有的战士把刚发的新棉衣也扔进了火堆里,轻装上阵。指导员华立文已经冲出去了,他见首长和部队机关人员没跟上来,就与排长吴晓亭又冲进了包围圈,去营救首长和同志们。

        他们冲进沟里后,在沟边带领战士阻击敌人。指导员边打边喊:“同志们占领东沟边,掩护首长撤退。” 战士们在东沟边向敌人射击,指导员头部受伤滚进沟里,吴晓亭扶起他,指导员说:“别管我,快带人冲!” 吴晓亭含着眼泪放下指导员,他明白多带出一个人,就多保存一份革命力量。他带着人冲到沟口,沟口被鬼子机枪封锁住了,许多战士和干部牺牲在那里。机枪班副班长单长林是银子山村人,当地人路熟。“跟我走!”他带着人从沟西边冲上去,穿过一片苞米地,向银子山方向冲了出去。

        四下包围,很多人鞋都跑丢了,有的战士背着小脚女干部跑,拼死突围,没有几个跑出去的。后来国民党反动宣传说 “八路军抓大姑娘换大炮” 就搁这儿来的。子弹打光了,周文彬从牺牲的同志身上解下子弹带,用手拎着,艰难地挪动着脚步,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裳……由于伤势严重,流血过多,没走几步就倒下了,牺牲在大土沟里。特别是特委宣传部长吕光和他爱人,也在这次突围中牺牲了,两人静静躺在那里,清楚的记得吕光夫妇是1942年从延安到冀东工作的,他爱人俞芬同志牺牲前还怀有身孕。

        杨家铺突围共有430多人牺牲,其中地委以上干部五人,连以上干部十人。一百多人被俘,突围出去的仅有120多人。敌人是怎样获得领导机关开会这一重要情报的呢?据说是我路南专署的一名侦察排长,在为丁振军传送文件途中,被敌人伏击牺牲,敌人从他身上搜出了这份重要文件。



        杨家铺突围吃了大亏,各地区认真总结这次血的教训,研究怎样才能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宁走黑风口,绕着冉庄走,” 冉庄地道把小鬼子彻底打怕了。于是特委决定,开始把冀中 “冉庄” 地道战的经验,在冀东地区推广。冀东各县、区党委作了传达,又在各庄子召开紧急会议贯彻特委指示精神。首先,在群众基础较好的村庄进行试点。为搞好试点村的工作,区县领导都亲自来村指导部署工作。

        在试点支部大会上,联合县、区的领导讲了当前抗日战争的形势。指出,全国抗日战争形势很好,我们冀东的形势也同全国一样,各地不断地打胜仗,消灭了不少日本鬼子的有生力量,日伪军的地盘越来越小了。但斗争形势千变万化,环境更加残酷复杂,有时难以预料。狡猾的鬼子不断变换打法,用长途奔袭、大合围等手段打击我抗日军民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打击鬼子消灭敌人,经县委、区委决定,挖地道开始在一些试点村动工。这是一项从未开展过的工作,要统一思想,统一指挥,开展全民总动员,一鼓作气完成任务。

        经过几年奋斗,我们许多堡垒户挖地洞掩护过党政军干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一旦被敌人发现难以脱身,非常被动。1941年,东杨家营藏身洞被敌人发现,我联合县的八名干部全部遇难,当时就是因为没有能藏、能跑相通的地道。这次要吸取教训,积极行动起来,把这项工作完成好。

        到1945年3月开春解冻时,区领导在庄子里开了动员大会,部署实施方案和要求。动员大会后,全庄子人的积极性一下子调动起来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男女老少齐上阵,分成几个战斗施工组。百十来人摆成长蛇阵,用短把锹镐刨的刨、挖的挖,洞口,还用三脚架捆的辘轳,用土篮子往上吊,还有用绳子拴筐直接往上拽土的,妇女们不时地递毛巾送水,真是一派热闹景象。在好几米深的地下,挖出一条上下一人多高、一米多宽、好几百米长的地道。指挥挖地道时也失误过,把老百姓的房子和庙给挖塌了、挖倒了,挖到后来,这家房子和那家铺子都通了,死洞子、活洞子、坟圈子等也都给挖通了。

        由于我工作的路南地区地势较低,挖地道挖到齐腰深时就往外不停地冒水,但大家不顾这些,边掏水边挖,夏季不好挖,我们就利用秋冬季节组织群众不停地挖。功到自然成,由于大家日夜不停的奋战,挖洞不止,终于有了成果。我们挖的地道,可以说是村连村、户连户,道旁、院内、井边、树行……甚至连庄稼地里也到处都是。一旦鬼子进村,我们就利用地道隐蔽抗日军民和各种物质,十分便捷。特别是利用地道伏击敌人,更是妙极了,打的日伪军蒙头转向,死都不知道自己咋死的。小股日伪军不敢到村里烧杀抢夺,沉重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群众拍手称快。

        无处不在的抗战地道,让人了解了地道的传奇,了解了地道战的精彩,了解了群众的智慧,了解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这是我到路南工作后,干的最让我满意的一件事。(待续)



文字输入 王瑾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